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悲痛的民间故事 >
2020 02-27

民间故事:狐妖与报恩女鬼

Comments 阅读:

  邵城人陆谦丞,家境富有,从小不喜科举文章,却爱填词作画。当地的歌女都爱吟唱他的诗词,以得到他作的画像为荣。

  有一日,陆谦丞和人宴饮。席上有个客人说笑道:“我听说,城西的娘娘庙,破败很久了。近年有鬼狐精怪聚在那里,害了不少人。陆兄一向怜花惜柳,声名远播,女子们都甚爱你。想来你若去了,那精怪必不会害你,反而执帚以待呢!”

  陆谦丞也笑道:“既如此,那我得去会一会了!”众人大笑,越发撺掇着陆谦丞去。

  俄而仆人牵了马来,陆谦丞上了马,晃晃悠悠往城西去了。走了一会儿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路过的景色越来越荒凉。那娘娘庙,远远地、孤零零地矗立在前方,恰似一座孤坟。

  就在此时,一阵冷风吹来,陆谦丞不禁打了个寒颤,心道,这城西竟然如此荒凉,我即刻返回,告诉他们我已经去过娘娘庙了,想来他们也不知道。

  想到这里,陆谦丞调转马头正要离开,突然一个小厮模样的男子跑过来,问道:“是陆谦丞陆公子吗?”

  男子不答,只是恭敬地道:“我家夫人等你很久了。”说完牵住陆谦丞的马往回走。

  陆谦丞再看过去,已是一座华丽的大屋伫立在面前。门口站着许多仆人,有人牵了陆谦丞的马去,又有几个侍女走上前来,拜道:“陆公子请。”

  陆谦丞跟着过去,在堂内坐下,有许多美貌的女子鱼贯而入,手上捧着精美的食物,又有人为他倒酒。

  接着,便有一美妇在众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。那妇人看起来二十三四的年纪,目若秋水,娇艳非常。

  美妇道:“今日能与公子相见,是玉衡的荣幸,玉衡先饮一杯。”于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两颊绯红,更添风情。

  美妇又道:“听闻公子擅书画,可否为玉衡作一画像?只怕玉衡蒲柳之姿,公子不肯动笔。”

  陆谦丞连忙道:“夫人天人之姿,在下敢不从命。”于是为美妇提笔作画,一娉一笑,栩栩如生。

  美妇欣喜不已,两人推杯换盏喝了许久,美妇站起来道:“公子见罪,容玉衡先去沐浴更衣。”

  说完退下去,又命几个侍女来先服侍陆谦丞。陆谦丞喜不自胜,心里正想着美事,忽听到屋里一个侍女对其他人道:“你们都下去吧,由我来服侍陆公子。”

  其他几个侍女不肯走,先前发话的侍女骂道:“我最得娘子宠爱,你们也敢跟我争么?”其他人听了,不甘心地走了。

  屋内只剩下陆谦丞和那侍女。陆谦丞仔细去瞧,那侍女也生得十分漂亮。正要发问,那女子突然跪下道:“恩公,此处不是活人该来的地方,请快逃吧!”

  陆谦丞这才想起来,年初他受人相请,于楚馆一聚。起初莺歌燕舞、气氛极好,过了会席间突然传来一女子的哭声。原来那女子被兄嫂卖到楚馆,席间受一客人调戏,忍耐不住,哭出声来。宴请的主人正要责备,陆谦丞为女子解了围,事后又听说她是良家女子,于是拿出钱来给她赎身。那女子正是纤纤。

  纤纤讲道:“纤纤命薄,公子为我赎身后不久,我便又被兄嫂卖到别处。纤纤自怜身世,于是上吊自尽,死后被人埋到这荒郊野外,不想此处有一狐妖,已经成了气候。将我们拘到此处,做她的侍女服侍她,还要帮她害人性命。你若与她欢好,必然丧命。”

  陆谦丞听了大惊,虽然不舍妇人美貌,到底性命要紧。于是问纤纤:“我该如何逃?”

  纤纤走过来,朝陆谦丞吹了口气,陆谦丞立马变得只有两三寸长。纤纤将陆谦丞塞入袖中,走了出去。门口的侍女问:“姐姐如何又出来了?”

  纤纤面不改色:“公子嫌酒冷了,命我去帮他温酒。”说完走到无人的地方,才将陆谦丞放出来,又朝他吹了口气,陆谦丞又变回原样。

  纤纤嘱咐道:“公子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,见到一红漆大门,就赶紧跨出去,此后无论听到什么声音,都不要回头。”

  陆谦丞狂奔而去,不久果然见到一座红漆大门,跨了过去,见自己的马儿就系在门口,连忙解了缰绳上马。

  刚刚跨到马上,忽然听到后面玉衡娘子的声音:“公子别走呀!为何不与玉衡一度春宵?”

  陆谦丞停顿了片刻,仍旧驾马而去,身后的声音越发尖利,俄而,又听到纤纤的声音,惨叫不绝:“公子快回来救我!”

  陆谦丞想起纤纤的嘱咐,明白都是幻象,也不回头,疾驰而去,渐渐天色发亮,街上走动的人也多了起来。一直看到自家的大门,陆谦丞才停了下来,背后已是冷汗津津。

  回到家后,陆谦丞连忙找了一个道士,诉说自己的遭遇。那道士说道:“我早听闻城西荒庙有妖孽作祟,却不想她竟躲在死人的坟墓里。”

  陆谦丞领了道士去,道士果然在庙后头找到了纤纤的孤坟,挖了开来,内里已经被野兽挖空,纤纤的尸骨散了一地,却没寻到狐妖的踪迹。

  道士道:“那狐妖逃了,想必也找寻不到你。不过为防万一,我给你一个法宝,可将她捉住。”陆谦丞接过法宝,又将纤纤的尸骨收拾起来,请道士做了法事,另外选了风水兴旺的地方下葬。

  到了晚上,纤纤来到陆谦丞的房内,跪拜道:“多谢恩公为我做道场,如今我也能再世为人了。”

  两人正说着,陆谦丞的身上突然掉下来一幅画。画中玉衡一跃而出,直取陆谦丞的脏腑。纤纤大叫一声,挡在陆谦丞面前,就此化为灰烟。

  陆谦丞大惊,原来当日他逃跑,终究贪图玉衡娘子美貌,临走前将为她作的画带在身上,不想竟让玉衡躲在画中,害了纤纤性命。

  申明:本文由静月斋原创(作者|灵犀),民间故事属虚构文学作品,目的是借古喻今、以故事明事理,弘扬中华传统美德,不得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。图片源自网络,喜欢请关注小编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beitongdeminjiangushi/1279.html

上一篇:哀伤的彼岸花_神话故事_中国神话_童话故事-乐乐 下一篇:关于民间的故事(5个以上)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关于民间的故事(5个以上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狐妖与报恩女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哀伤的彼岸花_神话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中国的民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十个骨灰盒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裸奔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借尸还魂
  • 公益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