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悲痛的民间故事 >
2020 02-27

民间故事:裸奔

Comments 阅读:

  正午的天气太热了,加之肆虐的涌进涌出的热浪,喝着冰块都无济于事,而骑士居然被4:0横扫了,心情愈加烦躁。以前心情如此的时候怎么派遣呢?海滨浴场!对,让大海去冲刷吧。找出那条陪伴了我5年了的泳裤,虽然略显陈旧,我却依然喜欢,因为是它陪我逃过了无数次的糟糕心情。

  路上车水马龙,一个半小时后我来到了浴场。更衣处在离海边100米的地方。我匆匆换了衣服,将橱子的钥匙紧紧地拴在了泳裤的带子上,要是掉了那可就麻烦大了。赤脚踩在沙滩上感觉真好,温柔地像沙滩上躺着的女孩子的肚皮。今天的肚皮格外多,花花绿绿的比基尼包裹着,给海竟添了几分姿色。

  像往常一样,我会在这里躺上一个小时。平躺着身体,均衡着呼吸,手是不需要太大的动作就可以保持平衡的。我仰望着湛蓝的天空,海水轻轻梳理着我的头发,一根一根细心地摆弄着,像按摩师那温柔的指肚。我的神经有些困惑。一个浪过来竟没有反应,脑袋被打了下去,喝了一大口海水。我窜了出来,吐出海水,满嘴的苦涩。

  猛然想起了上次跟我一起来的一个朋友给我讲的一个故事:他问我,海水为什么这么咸?我回答不出,他卖关子让我好好想想,我想不出,求他说出答案,他很认真的样子告诉了我:原来海水也是淡的,是可以喝的,可是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到海里来洗澡,大家都知道,人的身体刚进入水里的时候总会产生尿意,神不知鬼不觉,谁也何乐而不为呢。于是海水越来越咸,现在都苦涩了。

  我开始行动起来,海水居然也开始动荡,竟起了浪。我是不怕浪的,人多的时候常自诩为“浪里白条”。可嘴里的苦涩还是催促我加快了游速。“啪”地一个浪过来,我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。我正奇怪着呢,手竟触摸到了自己光滑的臀部。“坏了,泳裤呢?”马上踩着水拔高了身体,环顾四周,只有层层的白浪。我急了,钻到了水下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。

  我就这样边喊着边挥舞着手臂。约一个小时,嗓子哑了,手臂麻木了,我对这些可爱的人们也彻底绝望了。他们就像在帐篷里睡着了,约好似的睡着了。我有点愤怒了。突然从海里窜出来,裸着身体朝更衣处跑去。霎时间,海岸躁动了起来,帐篷里探出了各式各样的脑袋。我低着头,双手捂着下体继续奔跑。这时人们已经不再沉默,两三个帐篷闪出四五个身影,我们挥舞着虬结的手臂向我追来。

  人越来越多,竟达到五六十,拖起了一条人龙。我已顾不了许多,不能再遮挡,就甩开手臂跑起来。可毕竟不能逃脱他们的尾追堵截,最后我被俘了。他们把我按倒在沙滩上,用一只女人的筒袜反绑了我的双手。我用我嘶哑的声音辩解着,可他们根本不听,竟用另一只筒袜塞住了我的嘴巴。他们商议着把我示众,边推我走边喊着:“来看流氓喽,现炒热卖的大流氓喽。”于是那些花花绿绿的肚皮都出现了,将她们吃了一半的雪糕全都抛到了我的身上。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计划”来了!曾为鲜衣怒马少年时,有奖征文邀你分享!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beitongdeminjiangushi/1265.html

上一篇:民间故事:借尸还魂 下一篇:十个骨灰盒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十个骨灰盒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裸奔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借尸还魂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蒙古族民间传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祝翁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男子许愿求富贵隔天白蛇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舞蹈诗《厦门故事》入选
  • 公益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