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悲痛的民间故事 >
2020 02-27

民间故事:借尸还魂

Comments 阅读:

  话说北山有一村,村里有一余姓财主,家有两子三女,最小的女儿余梦舒已经二十岁,尚待字闺中。老财主托媒婆给她说了七八个对象,她不是推说年纪还小,就是嫌男方未中她意。

  邻村有富裕人家,家境殷实,小伙子叫袁德昌,长相俊朗,腹有诗书。这一日,在其父带领下来到余家提亲。老财主看袁德昌一表人才,心里就喜欢上了,也不再询问女儿,满口答应了下来。他叫丫环去闺房里请出小姐相见,哪知道已不见余梦舒踪影。

  梦舒听说有人上门提亲,早已从后门溜出,直奔村边。村边有一户人家,老夫妻俩常年在余家,一个打工,一个帮佣。夫妻俩有一子,名叫王孝翼。由于父母的关系,孝翼也经常出入余家。

  孝翼比梦舒大三岁,梦舒视其为兄。梦舒荡秋千,就叫孝翼来推;梦舒想玩鸟,就叫孝翼爬树去掏鸟窝;梦舒被人欺侮,就让孝翼去打架……后来两人都渐渐大了,不能经常在一起了,梦舒待在闺房,孝翼在田地里干农活。而且余家也不让孝翼随便进了,但梦舒还是可以出来找他的。

  “孝翼哥,今天又有人来提亲了,怎么办?你家到底什么时候上门来提亲啊?”梦舒不知道她父亲已经把她许配,还在指望孝翼去提亲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孝翼证是万般无奈,他心里爱着梦舒,可叫他上门提亲,那比叫他上天去摘星星还难,他全家从上到下、从内到外,加起来还不知道值不值一两银子。

  梦舒岂能不知道?她说:“要不,我就不回去了,看我爹拿我怎么办?或者,干脆我们私奔!” 孝翼说:“那岂不是害了我爹我娘?你爹能放过他们吗?”

  梦舒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难道你就看着我被她们抬上轿?”两人是泪眼相对,无计可施。而这时候,余家老财主发现女儿不见了,就知道他去了王家,立即派两个儿子找上王家门来。他们一边把妹妹往家拖,一边威胁王孝翼:“你要再来勾引我妹妹,让你一家三口都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梦舒被抓回去锁在闺房内,到了婚嫁之日,袁家的花轿吹吹打打上门来抬了。余梦舒不肯上轿,被两个哥哥用绳子一捆,丢进轿里。

  迎亲队伍一路往袁家走,到了一处河边,余梦舒趁人不备,猛地跳下花轿,扎进河里。待到打捞起来,已是回天乏术,一缕芳魂飘向天国。

  消息传到王孝翼那里,王孝翼自是悲痛万分,可这“怨”也没处诉啊。他也是整天唉声叹气,以泪洗面。而余家却把梦舒的死归咎于王家,把王孝翼的父母亲赶回家来。

  王孝翼一家三口笼罩在愁云之中,忽然喜从天降,有媒婆上门提亲。王父说:“我们家哪有钱娶亲啊?”媒婆说:“这回女方不要一分彩礼。只要……只要……给点谢媒钱就行了。”

  白娶一个老婆,那还有什么话说?王家三人都同意了。隔天,媒婆真把人领来了,一看,那姑娘年近三十,长得不好看还不说,一双眼睛朝天,肚子臌胀得像一头猪。王孝翼母亲问:“姑娘有身孕了?”

  既然如此,那便是一种病。好在那李曦儿十分贤淑,嘴巴又甜,人又勤快,深得王孝翼父母的喜爱。从此一家四口平淡过日,转眼过了三月有余,李曦儿忽然卧床不起。王孝翼的父亲没有办法,只得腆着老脸去余家借了点钱,想给儿媳妇看病,谁知道还未请来郎中,李曦儿已是一命归天,这借来的钱正巧做了李曦儿的丧葬之费。

  李曦儿的坟墓正巧筑在余梦舒的坟边不远处。余梦舒的墓巍峨雄壮,很是气魄,相比之下,李曦儿的坟墓就寒碜多了。这也没有办法,谁让他王家贫穷啊。待送葬队伍回去以后,王孝翼在李曦儿坟前坐了下来,思前想后,越想越伤心。不知不觉地竟然慢慢地睡着了。

  忽然听得耳边有人在轻轻地叫:“救我!救我。”王孝翼一听,这是李曦儿的声音啊。一会儿,李曦儿的声音再次传来,王孝翼一惊,醒了过来。看看四周静悄悄的,月光似水。梦中的情景如此清晰,他不再迟疑,赶紧扒开封门砖,把李曦儿的棺木拉出来,一撬就把盖子撬开了。

  你道李曦儿的棺木怎么这么容易就撬开了?只因王孝翼家穷,一口薄皮棺材还四面漏风。那盖子一开,月光下,李曦儿的面孔栩栩如生,一双眼睛朝天,嘴巴一开一合。看她的肚子,也不像先前那么大了,好像病体痊愈的样子。

  那李曦儿也看清王孝翼了,一下子坐了起来,抱住王孝翼的脖子,喊道:“孝翼哥!孝翼哥!”王孝翼一愣,这李曦儿比我年龄大,生前也是直呼我名字的,这会儿怎么叫我“哥”了?

  两人回到家里,把余梦舒借李曦儿躯体还魂告诉父母亲。孝翼父母是既惊奇又兴奋。王母说:“是儿媳妇也好,是小姐也好,只要活过来了,我就高兴。”

  晚上,余梦舒高兴地说:“孝翼哥,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。”王孝翼也是激动不已。两人拥抱在一起,久久不肯松开。良久,梦舒说:“我阳寿未尽,又被送了回来。孝翼哥,我的坟墓封得太紧了,所以只有借曦儿嫂子的尸身还魂。你去与我父亲商量,把我的尸体移到嫂子的坟里,我可以把我的躯体换回来。”

  王孝翼去与余老财主商量。余老财主一听,女儿能够还魂,岂有不同意之理。当即着人把女儿的尸身移到李曦儿墓穴。那余梦舒打个呵欠,好像刚睡醒似的。再看李曦儿,也是十分安详。王孝翼把她抱至余梦舒的棺木里,葬入余梦舒的墓里。这也是李曦儿生前人品好,有孝心,死后才得以很好的安葬,住上了如此豪华的墓穴。

  余梦舒恢复原身,那袁德昌又找上门来:“余梦舒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啊,我要领她回去。”

  王孝翼和余梦舒一纸状纸告到县衙。那县令听了虽觉稀奇,但终究是个清官。他细一寻思,袁德昌和王孝翼,一个逼死余梦舒,一个救活余梦舒,谁对谁错,立见分明。当下判定王孝翼和余梦舒为合法夫妻,袁德昌逼死人命,腚杖三十,罚银百两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beitongdeminjiangushi/1256.html

上一篇:蒙古族民间传说故事 下一篇:民间故事:裸奔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裸奔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借尸还魂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蒙古族民间传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:祝翁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男子许愿求富贵隔天白蛇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舞蹈诗《厦门故事》入选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村里来一“狼孩”咬伤老
  • 公益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