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悲痛的民间故事 >
2020 02-20

短篇的民间故事传说

Comments 阅读:

  对青少年读者来说,阅读中国民间故事,对传承民族文化、启迪智慧、拓宽文化视野有着积极有益的作用。 下面是学优网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短篇的民间故事传说,希望大家喜欢!

  从前,有个落泊秀才,虽然屡试不第,但是通晓古今,博学多才,尤其精通算命看风水,在本地小有名气。

  秀才的儿子陆川多次问父亲,为什么给财主乡绅都找到了风水宝地,让他们人财两发,却不给自己找一块地来改变穷困的命运呢?秀才每次都是神秘地笑着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  一天,秀才把儿子叫到床前,告诉儿子自己就要死了。儿子抱着父亲大哭起来:“父亲,你不能死啊,你死了我孤苦伶仃一个人该怎么办啊!”

  秀才安慰儿子不要哭,自己有很重要的话要说。他语重心长地说:“儿子啊,我要走了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,早年忙于功名,没有照顾好你们娘俩,我心里有愧。我耗尽心血,写了三个锦囊,只要你在适当的时候,照着锦囊上说的办,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忧,我也就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。”

  秀才说完递给儿子三个锦囊,告诉他在自己死后打开第一个锦囊,依计行事,一定不可自作主张。

  你以前多次问为父,为什么没有给自己家相一块风水宝地,为父都没有回答你,那是因为作为相士是不能为自己谋利的,否则会天打雷劈。如今为父要死了,为了你,为父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在村西头熬鹰峰鹰嘴上有一口天然石井,大地主兰腾飞家的祖坟就在这口井后面,那是块风水宝地,但和这口石井比相差十万八千里。为父已经在石井上面搭好了架子,你把为父的棺木吊在石井半空中,就会看到井底有无数的蚂蚁涌出,这是块出王侯将相的宝地。棺木要吊够整整三天三夜,然后割断绳索,任由棺木落入井底被蚂蚁吞噬,那时候你不要哭,只需要朝着井口磕三个响头就大功告成。

  陆川擦干眼泪,照锦囊上写的,把棺木吊在半空中,只听见一阵“轰隆隆”的声音,井底很快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蚂蚁,而且越来越多。乡亲们看了都啧啧称奇,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方圆几十里都知道了,来熬鹰峰看稀奇事的人络绎不绝。

  大地主兰腾飞知道后,也带着两个儿子和几个家丁来了,兰腾飞往井口一望,只见井底的蚂蚁层层叠叠,滚腾翻涌,不禁心想,这穷秀才还是留了一手啊!

  兰腾飞是方圆百里最大的财主,家有良田千亩,财产万贯。他父亲的墓地就是这个秀才给找的风水宝地,就在这口石井后面大约一百尺的地方,要是让陆家占了这口井,岂不是个大大的损失。

  看看井边已经一夜没合眼的陆川,再看看自己的祖坟,兰腾飞的脑子里顿时有了一个念头,他决定把这块风水宝地据为己有。

  兰腾飞让人告诉陆川,自己想要买这口石井,让陆川开个价,陆川说什么也不愿意。但兰家势大,左右为难之际,他想起了父亲的第二个锦囊,于是匆匆打开锦囊,只见锦囊里写道:

  他若托人前来,你可委婉拒绝,并暗示要他亲自前来。等到兰腾飞本人来了,你就把石井送给他,同时提出三个条件:一,把他唯一的女儿嫁给你为妻,完婚后才可移开棺木,让出墓地;二,陪嫁良田百亩,白银千两;三,墓地只能给兰腾飞,也就是你未来的岳父用。

  陆川照锦囊上的计策,对兰腾飞派来的人说:“这块风水宝地是要出王侯将相的,叫兰腾飞亲自来,我要当面把这块宝地送给他。”

  兰腾飞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,很快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。陆川提了三个要求,看兰腾飞还在犹豫,陆川说:“我爱慕令千金已经很久了,至于要田要钱也是为了令千金跟着我不至于受苦,而且这块墓地您用了后,主要还是惠及您的子孙,令千金也是其中一个,这样我也跟着沾光了。岳父大人,您说是吗?”

  兰腾飞一想也在理,再看陆川也长得相貌堂堂,就答应了这三个条件,只是爱女兰慧琳一直是自己的心头肉,有点割舍不下,但为了兰家,只好忍痛割爱了。兰腾飞匆匆忙忙把女儿兰慧琳嫁给了陆川。

  话说这兰慧琳可不是等闲女子,在洞房花烛之夜软磨硬泡,柔情蜜语,陆川哪里招架得住,只好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兰慧琳,并把第一个锦囊给她看了,还一再强调说,这块墓地的后人是要出王侯将相的,现在只是迫于无奈的权宜之计。

  兰慧琳从小被惯坏了,从来没有怕过谁,心想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既然自己已经嫁给陆家了,就是陆家的人了,这么好的一块墓地,不如给公公用了的好。

  第二天,兰腾飞、陆川和众乡亲吹吹打打上山迁棺,谁知,到了石井旁,全都愣住了,只见偌大的棺木已经被蚂蚁啃得所剩无几了。缓过神来的兰腾飞甩手给了陆川一耳光:“竖子,你就这样戏弄老夫!”

  陆川也觉得莫名其妙,正要开口解释,兰慧琳冲上来挡在两人中间,嬉皮笑脸地说:“爹爹,绳子是我割断的,你要打就打我吧。”

  虽然平时兰腾飞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,但此时恨不能吃了她,扬手又是一巴掌,怒吼道:“从今天开始,你没有我这个爹爹了。”

  兰慧琳的两个哥哥都是贪婪之辈,兰腾飞死后不久,两兄弟就断绝了和妹妹的关系,把父亲送给妹妹的田和钱悉数抢回。从此以后,陆川和兰慧琳过上了贫困交加的日子,但是再苦再穷,他们也一直坚持,因为他们在等待儿子封侯拜相的那一天,那该是怎样的荣耀啊。

  虽然生活一直很苦,但是因为心中有希望,两口子任劳任怨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陆川和兰慧琳的儿子在19岁就高中状元,老两口喜极而泣。

  在儿子衣锦还乡的这一天,两口子把儿子叫到房里说:“你祖父真是料事如神啊,他曾经留下了三个锦囊,如今20年期限已到,我们一起打开第三个锦囊吧。”

  陆川从墙角深处挖出了最后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锦囊,颤抖着打开了,锦囊上写着:

  时隔20年,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记起为父的第三个锦囊,无论你现在过着富裕、还是穷困不堪的生活,此时已经盖棺钉钉了。

  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风水宝地,为了你,为父在临死之前设了一个局。我知道世人都很贪婪,都想不劳而获,获得祖先的保佑,得到神仙的眷顾,所以才有了算命、看八字以及看风水。你问为父为何不给自己找一块风水宝地发家致富,我只能暗自苦笑,连孩子想的都是怎样走捷径,而不是脚踏实地,可见世人的愚昧和贪婪。

 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一吊上棺木,井底就涌出了蚂蚁,而且越来越多,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精心设计的。为父把井底铺上石头,两侧挖了两个巨大的洞,设上两个小小的阀门,然后四处搜寻蚂蚁放到两侧的洞里面。阀门和井上的支架相连,只要挂上超过一定重量的物体,阀门就会打开,蚂蚁从阀门涌出,然后你们就看到了无数的蚂蚁在井底翻腾。

  因为人性的贪婪,我知道兰腾飞一定会想方设法弄到这块宝地,即使你不想卖给他,他也会想别的办法,最后吃亏的还是你。就算你能卖个好价钱,你也守不住这些钱财,这就好比一个小孩儿守着一大堆金银,肯定有人会来抢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娶他的女儿,这样你不仅得到了钱,还得到了势,如此你便今生无忧了。 我知道你是个本分的人,一定会遵照为父的锦囊去做,但有可能会把持不住,把秘密告诉兰慧琳,如果真是这样,那为父留给你们的就是一个坚定的信念,你们的儿子一定会有大出息。这样即使再苦再累,你们也会坚持下去。如果孩子成才固然好,如果没成才,等你打开锦囊也就释然了。

  沐阳城有一段残破的古城墙,大宋年间,那儿原是古战场的一角,现经岁月剥蚀已残败,成为游民、懒汉、乞丐的走穴。每次从古城墙下走过,苏景阳的衣襟或腰间的药箱,总被些脏手扯住,苏景阳只好散点碎银给他们,久而久之,似成了习惯。只是一次,有个叫胡三的,迟迟不放手,他把苏景阳拉到一边,跪地不起。

  苏景阳没有回百家药堂,而是往米铺商人米湖升家而去。他一路上想解开胡三与米掌柜的关系,可想来想去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这一路赶,直追上月挂树梢,万家灯火,到米府百米外,就听那松风林动,夹送着夜郎的啼哭。

  米府上下,正为那夜啼小儿忙得不可开交。米夫人拿一只拨浪鼓,直把鼓上的珠子甩掉了,小儿也没看上一眼,仍旧啼哭不止。

  米湖升见苏景阳不请自来,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道:“苏大夫,你看这如何是好,一到晚间,月亮出山,小儿就落下啼哭病症,可天一亮,他就哭倦了,整个白天就吃饱了睡,睡足了精神好在晚间哭。”

  苏景阳看着米夫人怀里乱撞的小儿,此小儿天庭饱满,嘴阔耳大,面相俱佳。再看小儿的十指,有个指甲盖发绿,他把这根手指捏住细看,便摇了摇头,从药箱里,取出一根毛刺来,米湖升担忧道:“大夫,这是?”苏景阳一脸凝重:“这根是虎须,不是针,你家小儿指盖里寄生了吮指虫,昼伏夜出,需把它刺出来。”

  苏景阳捏住小儿的手指,随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对着指缝间一刺,那发绿的指甲,内里便殷红如血,啼哭的小儿也止住了哭声。

  苏景阳从米家告辞后,月亮升在树梢,昏黄昏黄的。苏景阳扶着墙边走,头竟有些昏沉沉的。

  苏景阳病了,他一直回忆在米家的情形,可头脑一片空白。他翻找药箱,翻来翻去,却没找到那根“虎须”。什么时候掉的?他喝了米家的一杯寿眉茶,出米家门的时候,头就开始昏了。

  苏景阳没有选择了,只有去一个地方―南山,可他竟半点力气也使不上了。苏景阳背着药篓摸到古城墙边,向胡三招了下手想借助胡三之力,上南山去。

  南山开口处是条溪流,过了南溪,则是林深草茂。苏景阳指着前方,对胡三说:“不远处有个叫狡兔窑的地方!我们就到那里。”胡三没去过狡兔窑,但听过那个地方,原先是个官府围猎场,后来弃而不用。有一围的木栅栏,和一栋破败的亭楼。

  苏景阳不久前,来过一次狡兔窑,无意中让他发现在当年屠杀梅花鹿的一个血槽边,密密生长着一种叫“鹿苓劫”的药草。这味药草,汁液殷红似血,有股妖娆的腥气,却是解百毒的良方。

  “这就是鹿苓劫,胡三,你帮我撷几片草叶过来。”苏景阳靠在一块石头边,指给胡三看,胡三看那鹿苓劫的叶子似锯齿,翠绿中带有条条红丝叶脉,他采了一把。苏景阳从药篓里掏出一瓶酒和一只碗来,倒了半碗的酒后,他让胡三把手中的草叶放在碗中滤了一下,那漂浮在酒上的叶子一碰到酒,一下子就绵软地沉到碗底,像醉酒一样。苏景阳把碗底的叶草捞出,放到嘴里嚼烂,把汁液吞服。不一会儿,苏景阳的面色渐渐红润。

  这天,天刚亮,百家药堂的门板被拍得“砰砰”响。苏景阳以为是哪位犯了急症的病人,打开门,却是胡三。他一脸惊恐,欲言又止。苏景阳把他唤进堂内,递了碗热姜水给他,他方才定了神。

  胡三说,他不该心里头惦念着鹿苓劫,想趁夜去南山采些鹿苓劫去卖。可在狡兔窑,他听到若远若近的夜郎哭,不是一个,而是一群,在风中翻滚,撕裂人的耳朵神经,可怕极了!胡三只好灰溜溜地逃走了。

  “听闻沐阳城接连有穷人家的小孩儿丢失,莫非都被拐到南山去了。”胡三刚说完话,米湖升差米管家送来了一封银子和一篮点心,说是以表“苏大夫救米家小儿”的谢意。苏景阳推托不过,只好收下点心。银子原封不动退了回去。苏景阳把点心提给胡三,交代胡三好好休息,他晚上再去找胡三。

  到了晚间,苏景阳去城墙下寻了一通,却没见到胡三,倒是有个小乞丐说:“苏大夫,我午时看见胡三在破败的土地庙呼呼大睡,看来那厮吃饱喝足,做着美梦呢!”

  苏景阳便往土地庙寻去,胡三在一张破板上躺着,却是死去多时。旁边的篮子倒在一边,还有一些食物残屑。苏景阳一看,便知胡三是中毒而死,毒源很有可能便是米家的点心。联想到上次从米家出来后,他自己也险些毙命,他与米家并无仇恨,米湖升到底居心何在?

  夜黑风高,狡兔窑的风吹过木栅栏的间隙,犹有人在吹着哀怨的笛。前方不知何时亮起盏灯火,挂在那间废弃的亭楼,如鬼火般忽明忽暗的。不一会儿,果然如胡三所言,一阵此起彼伏的夜郎啼哭声,被大风吹送了过来。

  苏景阳心中一凛,他悄悄靠近亭楼,见亭楼上人影绰绰,犹能听见人声传来:“掌柜的,今晚不会又是竹篮打水了吧?”“现在没有回头路了,只有一个字,等。”分明一个是米湖升的声音,一个是米管家。他们捉了小孩,又让小孩啼哭不止,在搞什么鬼呢?

  这时,两团疾风似的黑影一下子蹿到亭楼下,“”叫着。伏在暗处的苏景阳一看,竟是两只长臂猴,一只背上背了个黑包袱。猿猴的叫唤声把亭楼上的人叫了下来。米湖升提着盏灯笼,身后的米管家一手提着铁笼子,一手拿根细长的针,笼子里关着两只啼哭的小猴,那哭声原来是被针刺疼而啼的,让苏景阳一直以为是小孩的啼哭。那猿猴见到笼内的小猴,其情也悲,猴性的好斗也软了下去,眼巴巴地等着米湖升开笼放猴。

  米湖升指着猴子问:“蠢货,先把赎物扔过来,看看值不值换你的孩子。”听了米湖升的话,母猴龇牙咧嘴,公猴把肩上的黑包袱扔到米湖升的脚下。米湖升迫不及待地把黑包袱解开,遂两眼发光,只见那包裹内有些金樽玉皿、玛瑙珍珠等器物,价值不菲。

  苏景阳恍然大悟,南山背后便是悬崖峭壁,这一片山域,历代便有悬棺的秘史,悬棺巍巍在上,高不可攀,世人即使是盗墓高手,也无法洞悉一二,只能望崖兴叹。唯有长居于此的长臂猴,凭着自身优势,来无影,去无踪,可称得上是高空作业的高手。探棺取物,自然是不难办到的。万万想不到的是,堂堂的一个米铺掌柜,私底下竟然干着这种伤天害理,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  米湖升眼冒金光,向米管家点了下头,米管家便开锁放猴,长臂猴立马伸出长臂把小猴抱住,放在后背,然后,愤恨地盯了米湖升和管家一眼,消失在黑夜里。

  当米湖升背着猴子给的赎物,路经南山的开口处南溪时,冷不防地,黑暗的石块后面传出一声哀怨的叹息声。米湖升和管家一惊,那石块后走出一个人,头发凌乱,七窍流血,阴阴的眼神,似有深仇大恨,怒张着十指,血牙里喊出:“还我命来!”

  米湖升和管家一看,魂飞魄散,那不是苏景阳化成的厉鬼嘛!二人狂奔下南溪,管家身子利索,得快,米湖升一惊一乍,脚底一滑,一个野鸭入水,头碰到了溪底的尖石,晕死过去了。那管家逃命还来不及,哪顾得了主子的命。

  那鬼是苏景阳装的,他采了一把鹿苓劫嚼烂,用鹿苓劫红色的汁液涂在七窍上,没想到做了亏心事的人,终究怕的是鬼。苏景阳第一次违心地,摇头叹气地走了。

  胡三的死,官府经取证,断定是米湖升下的毒,因米湖升落水溺亡,主谋已死,此案就结了。苏景阳后来才知,胡三是米夫人的远房亲戚,米湖升一次也没有周济过落难的胡三,倒是米夫人,暗地里给过胡三几次口粮,胡三碰巧知道米家小儿得了夜啼症,便央求苏景阳去救治。

  苏景阳不请自来,让米湖升怀疑,且苏景阳用一根虎须当针刺,跟他用针刺小猴是一个套路,米湖升断定,苏景阳一定是知道他暗地里的勾当,于是就在寿眉茶里下了毒,幸好那毒不够烈,苏景阳吃了鹿苓劫解了毒。他又假惺惺地让管家送去银子和点心,这次,不巧就毒死了米夫人的亲戚胡三。

  米管家逃过一劫,可沐阳城是呆不下去了,便跟随一队商旅走了。途经沐阳的古驿站时,米管家头顶上空突然落下无数石块,他当即被砸倒在地。扔石块的正是树林中愤怒的猴群。

  云峰山里有一位猎户,名叫郝大勇,行侠仗义,口碑极好。他有一个女儿郝秀文,貌若天仙,待字闺中。除此以外,家里还有一条黑犬,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,非常凶猛,因为黑犬是条公狗,郝大勇就把黑犬当儿子一样养活,父女俩把黑犬称为黑小。黑小于郝大勇有救命之恩。当年,郝大勇进山猎狼,遇到了一对狼和狈。结果,狼狈相互配合,差不多就把郝大勇给吃掉了。关键时刻,黑小力战狼狈,郝大勇狼口脱险,黑小却被狼狈合伙咬掉了一条腿。从此,黑小就剩下了三条腿。以后郝大勇摔了火铳,耕种3亩薄田,生活也勉强过得去。

  一日,郝秀文领着黑小进山捡蘑菇,一天未归,这可急坏了郝大勇,他漫山遍岭寻找,也没有见到郝秀文和黑小的踪影。村里人也都帮着他找遍了附近的角角落落,仍然音信皆无。一连三日,郝大勇吃不下睡不下,都快急疯了。这天晚上,郝大勇正坐在炕上茶不思饭不想,忽然听到屋外门有响动,他连忙下炕去开门,却见他的黑小喘着粗气无力地趴在门口。郝大勇见黑小浑身是血,已经气息奄奄了,立即把它抱进屋里,仔细一看,黑小身上全是伤口,最重的那条伤口有半尺长。黑小伸着舌头朝郝大勇的手舔了舔,就没气了。这时候,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,郝大勇仰天长叹:“老天不公啊!这雨,就是我女儿和黑小冤屈的泪水啊!”

  第二天,郝大勇找人做了一个小棺材,把黑小埋葬在自家山坡地上。郝大勇发誓,一定要为郝秀文和黑小报仇雪恨。可惜,一场大雨把黑小爬回来的痕迹冲刷得干干净净。但郝大勇一直认为他的秀文肯定就是在附近失踪的。他向官府报了案,但官府来了几个差役,东瞅瞅西看看,走后再杳无音信。郝大勇终日翻山越岭寻找郝秀文,寻找了十多年,也没有一点消息。

  一晃,二十年就要过去了。郝大勇已经弯腰驼背,这些年来,他走遍了附近的山山水水,眼泪流干了,头发全白了,也没有把女儿找回来。他已经心灰意懒连个精气神都没了。

  这天中午,郝大勇正闭目养神,突然听见村子里有狗叫声,他惊喜地开门就往外跑。这声音是黑小的叫声啊!没错!郝大勇狐疑地四处搜寻,就见一道黑影从眼前窜过。郝大勇叫一声:“黑小!是你吗?”郝大勇踉踉跄跄就追,果然就看见他的黑小在前面一瘸一拐地跑,一边跑还一边朝郝大勇点头。郝大勇高声喊着:“黑小,等等我!黑小,等等我!”有人看见郝大勇跟疯子一样跑,都心疼地说:“可惜一世英雄了,落得这种田地!”有的劝他:“郝大哥,回来吧,你跑啥呀?千万别摔着!”郝大勇说:“我的黑小在前面,它回来看我了。”大家就一阵唏嘘:“咳,老人精神失常了。哪有什么黑小呀?老眼昏花,糊涂啦。”可郝大勇却千真万确看见他的黑小走在前面。因为正是中午,村里人多数都在午睡,街上行人稀少,偶尔有人路过,见郝大勇往村外走,也没人阻拦他。黑小在前走,郝大勇在后追,一前一后,就走进了邻村的一条山沟沟。离人家越来越远,离山里越来越近。郝大勇就被黑小领进了大山里。

  黑小停在前面不走了。郝大勇快步走过去,黑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展现在郝大勇眼前的却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。这个人就躺在一口废弃多年的井边。郝大勇认识他,他叫柳小狗,是邻村的一个光棍汉。听邻村人说,柳小狗离开村子二十多年了。郝大勇不明白,柳小狗是啥时回来的?他为什么浑身伤痕累累?郝大勇用手探探柳小狗的鼻息,还有微微的热气,便把柳小狗扶起来。柳小狗睁开眼睛,一看是郝大勇,立即惊恐地连声告饶说:“郝大叔你饶了我吧,我有罪,我该死!”柳小狗这么一说,倒把郝大勇说糊涂了。郝大勇说:“柳小狗你说啥?让我饶了你?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,你怕啥?”柳小狗小声说:“郝大叔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我实在是喜欢秀文啊,真不是我逼她跳井的,是她自己非要跳的。”郝大勇一听柳小狗提起秀文,不觉悲从中来,哭着问:“你说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。”

  柳小狗是个好吃懒做的男人,眼见都三十多了,还娶不上媳妇。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一个二流子。本来柳小狗不认识郝秀文,也是凑巧,那天柳小狗也去山里捡蘑菇。他一下子就被郝秀文的美貌惊呆了。他就故意跟郝秀文拉话,当他得知她就是闻名方圆几十里的美女郝秀文时,顿时起了歹心。他悄悄跟在郝秀文后面。郝秀文来到山沟里,那里有一处废弃的房子,过去这里住过人家,后来人家都搬到山下了,仅仅剩下四面的石头墙了。柳小狗一看此时不动手,等到出了沟,就没有机会了。柳小狗追上郝秀文说:“我相中你了,你嫁给我吧。”郝秀文根本没把这个猥琐的男人看在眼里,她说:“你是谁呀?我都不认识你,我怎么能嫁给你呀?”柳小狗说:“一回生二回熟,这不就认识了吗?”郝秀文冷笑着说:“你就死了那份心吧。我就是守家一辈子,也不会嫁给你的。”柳小狗把心一横,就狠狠地说:“嫁不嫁给我,你说了不算,得我说了算。”柳小狗说罢就朝郝秀文动手动脚。郝秀文喊一声:“黑小,快来呀!”已经苍老的黑小瘸着腿就朝柳小狗扑去。柳小狗扬起手中的镰刀,一阵子猛砍,可怜的黑小被柳小狗砍翻在地。柳小狗兽性大发,抱住郝秀文就往下拉裤子,郝秀文拼命挣扎,用手把柳小狗的脸挠了几道血条条。无奈没有柳小狗力气大,眼见柳小狗就要得手,郝秀文哭着哀求说:“你放开我,我自己脱裤子。”柳小狗狞笑着说:“你早看透了,何必惹我动手?”柳小狗放开了郝秀文,郝秀文猛然转身,就一头扎进旁边不远的那口深水井里。柳小狗一看闹出了人命,也吓傻了。匆忙回到家,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就逃之夭夭了。柳小狗走后不久,便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
  柳小狗逃离家乡,终日不得安宁,总感觉身边有一个黑影跟随着。这黑影就是他砍死的黑小。柳小狗走了许多地方,黑小如影随形地让他心中恐惧。在战战兢兢中过日子,简直生不如死。没办法,他只好偷偷跑回家乡。谁知,还没进村呢,黑小就追赶着他,他往哪儿走,黑小都拦着他的去路,只有往山里跑,黑小才跟在后面。就这样,黑小把他一直赶到了当年郝秀文跳井的地方。

  听了柳小狗的话,郝大勇痛不欲生。他抬起脚来,准备朝柳小狗踹去,柳小狗惊恐地睁大眼睛,一口气上不来,便一命呜呼了。

  郝大勇找来村里人,下井把郝秀文捞出来,令人吃惊的是,郝秀文的尸体历经二十年而不腐烂,栩栩如生。郝大勇见了女儿的面,号啕大哭。想起死去的黑小灵魂不散,到底把凶手捉拿处死,郝大勇感念黑小忠勇可嘉,便掘开黑小的坟墓,准备重新安葬,谁知,黑小的尸体竟也完好无缺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beitongdeminjiangushi/1108.html

上一篇:翻译官的经典语录格言句子语录名人名言 下一篇:关于文成公主的民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关于文成公主的民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短篇的民间故事传说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翻译官的经典语录格言句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邻水民间故事:蚂蚁坟的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《三妯娌》的主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写一个民间传统故事写一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中国民间关于石头的故事
  • 公益广告